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我们的成功案例

05-26

2021
王某掩饰成功取保并缓刑案例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缓刑案例  2021年8月份,被告人王某受其朋友陈某的指示,将自己名下的农业银行卡提供给他人网络犯罪活动。在使用过程中因农业银行卡账户被冻结,告人又去办理了浦发银行卡、民生银行卡、华夏银行卡、工商银行卡、兴业银行卡、并将该5张银行卡交给他人使用,在使用期间为了获取利益还根据要求进行刷脸,并将违法所得提现到微信里面或者直接扫二维码进行转账,从中获利10000元。经查明,被告人王某上述银行卡自2021年8月1日至30日共转账1467529元。其中XX居民陈某被骗资金10000元、20000元于2021年8月10日通过被告人王某浦发银行卡、民生银行卡支付结算。  案发后,被告人王某赔偿陈某20000元,得到了谅解。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予以帮助转移,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且系共同犯罪。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王某在犯罪活动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可从轻、减轻处罚,且自愿认罪认罚,赔偿被害人损失,得到了谅解可以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量刑建议适当,本院予以采纳。经XX省XX县司法局评估,被告人李某适宜纳入社区矫正。根据本案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  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 元,没收违法所得10000元。

05-26

2021
杨某行为构成贷款诈骗罪还是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
  【案情】:2004年2月23日,被告人杨某利用其在夏邑县农业银行曹集营业所工作之便,偷盖有效印章,为万某某出具了一张金额为20万元的定期一年存单,用于抵押贷款。万某用此存款单作抵押,在银行贷款15万元。贷款到期后,万某没有归还。造成银行损失。  【审判】:本案在审理时,关于定性问题有两种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杨某的行为构成贷款诈骗罪。理由是杨某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假存单,帮助他人骗取贷款的事实成立。被告人杨某为他人骗取贷款创造条件,客观上为诈骗活动的完成起到了配合作用,主观上具有贷款诈骗的故意,属于贷款诈骗罪的共犯。应以贷款诈骗罪对其进行处罚。  另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杨某的行为构成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理由是杨某违反规定出具假存单帮助他人贷款,而非骗取贷款。被告人杨某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假存单造成银行重大损失,应以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对其进行处罚。  【评析】: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具体分析如下:  一、被告人杨某的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  贷款诈骗罪是指借款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银行或者其它金融机构的贷款,数额较大的行为。认定本罪的关键是行为人在主观方面是否具有非法占有银行或者其它金融机构贷款的目的。结合本案案情,贷款人借助杨某为其提供的假存单实现了贷款的目的,并且事后不按期归还银行贷款,是一种非法占有行为的表现,从客观行为上判断贷款人非法占有贷款目的可以成立。但是,杨某事前是否有共同占有贷款的目的,是否对贷 款人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是明知的呢?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能确认这两个事实成立。  二、被告人杨某的行为构成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  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是指银行或者其它金融机构及其 工作人员,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信用证或者其它保函、票 据、存单、资信证明,造成较大损失的行为。本罪在主观方面为过失,即行为人违反规定出具金融票证的行为可能是故 意的,也可能是过失的,但行为人对由此造成较大损失的危害后果都是过失心态。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信用证、或者保函、票据、存单、资信证明,造成较大损失 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杨某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假存单用于质押贷款,主观上其出具假存单的行为是故意的,但对贷 款逾期不能归还的后果,则是过失的,即其应当预见到贷款 如期不能归还的结果而没有预见,或者轻信贷款人能按期归 还贷款而贷款人没有归还,以致造成了银行贷款不能收回而受损失。  构成本罪有数额的限制。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的行为必须是造成了金融机构的损失达到数额较大,才能追究刑事责任。关于较大损失的标准,刑法条文没有具体规定。我省目前依据的是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河南省公安厅《关于我省适用新刑法有关条文中犯罪数额,情节规定的座谈纪要》中规定的数额。根据该纪要,非法出具金融票证造成金融机构的损失达到5万元以上的,为较大损失;10万元以上的,为重大损失。行为人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信用证或者其它保函、票据、存单、资信证明的行为,如果尚未造成较大损失的,则属一般违法行为,可由其所在金融机构依法予以行政处罚或者给予行政纪律处分。本案被告人杨某非法为他人出具假有单质押贷款,造成的损失达15万元,已达到重大损失的标准。  本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只有银行或者其它金融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才能成为本罪的主体。被告人杨某系中国农业银行夏邑县支行曹集营业所的出纳员,具备本罪的主体资格。  综上所述,被告人杨某的行为均符合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的构成要件,构成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

05-26

2021
“骂死人”应当承担哪些责任?
  赖某和许某是多年邻居,几年前因为土地纠纷,双方发生过矛盾,关系一直不是很融洽。近日,赖某对家里房子进行了重建,在院子里贴近许某住房的墙外修建了一间厕所。修建后被许某知晓,便到赖某家进行理论,双方为此发生了口角,随后升级为吵骂。期间,许某突然手捂胸口蹲在地上,继而又趴倒在地,后许某被家人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许某系突发心脏病致死。许某的家人认为,许某的死亡与赖某有直接关系,因为赖某在争吵期间多次提到“气死你”的字眼,属于过意辱骂,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并进行相应赔偿。赖某则认为,邻里发生争执很正常,以前也发生过吵架,自己不知道许某患有心脏病,只是知道许某血压有点高,许某的死亡完全是因为自身身体不好导致的,应当自己负责。双方争执不下,许某家人便一纸诉状将赖某告上法庭,要求赖某承担责任。  【分歧】  对赖某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存在以下几种分歧;  第一种意见认为,赖某在和许某的争吵过程中,明知道许某患有高血压,承受压力比较低,并多次提及“气死你”等词语,故意辱骂对方,导致对方死亡,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根据生活常理,一般性的谩骂并不会致人死亡,而且赖某本身不清楚许某患有心脏病,以前也发生过多次争吵,均相安无事,这次许某犯心脏病死亡属于意外事件,赖某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第三种意见认为,赖某虽然主观上有过错,但不具备追求许某死亡的目的,只是为了逞一时之快,侮辱刺激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赖某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但因与许某发生口角,是导致其死亡的因素之一,赖某的行为本质上构成民事法律调整的侵权行为,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评析】  笔者赞同第三种观点,即赖某应当对许某的死亡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四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属故意犯罪。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第十五条规定,“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是过失犯罪。过失犯罪,法律有规定的才负刑事责任。”  辱骂他人一般被认为是属于不道德和不文明的行为,赖某不知晓许某本身患有心脏病的事实,故主观上并不属于故意,只是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不具备追求对方死亡的目的,赖某的行为不具备刑事犯罪构成要件的主观因素,这种情况下“气死人”,当事人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但是,赖某的辱骂行为和许某的死亡后果之间毕竟存在间接因果关系,赖某应当对许某的死亡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即赔偿许某家属相应的民事损失。  所以,“骂死人”也是需要承担民事法律责任的,此类案件警示世人,不要因日常生活琐事大动干戈,致使事件恶化,酿成不良后果。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联系电话:15938894045
  • 联系地址:河南省南阳市独山大道与新华路交叉口

扫一扫关注我们